【出胜】《寥若晨星,光芒万丈》

Word:6000+
背景:成年后英雄活动
CP: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

>>>

“小胜来,抓住我的手!”绿谷出久,NO.1的大英雄,此刻流露出了比平常救人更紧张的表情,他手臂伸向的方向,断裂的地层里被卡住的正是同为职业英雄的爆豪胜己。
“老子自己……出的来啊!”随着大吼的话语一齐迸开的是受到爆破威力的水泥块,绿谷躲开这一波无差别冲击,站直身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:“啊啊对不起,我看见小胜在里面就……”

不是第一次了。
就连爆豪也到了懒得开口的地步,这个蠢货总是记不住这点。他们都是英雄,都是需要去救别人,而不是在战场上浪费时间互相关心。
多余的关心。

经历过一整天的英雄活动,回到...

【出胜】《无法被察觉的我不知道》

Word:6000

背景:oad1时间线插入

CP: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

>>>

变故在霎时骤起。

“伪君子的英雄们,就让世人看看你们真实的丑恶嘴脸吧!呼哈哈哈哈!——”

就在欧尔麦特被黏球粘在水泥板上动弹不得时,USJ里真正埋伏着的敌人现身,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随着狂妄的发言一起扩散的是急速铺张的白雾,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被笼罩在这雾气之间,哪怕储备英雄的本能告诉他们不要呼吸,此刻也来不及了。

“雄英的精英们,也不过……”

“啊?你倒是再说一遍。”被强制中断大放厥词的敌人,几秒间白雾散开,大伙看见中央的爆豪胜己手下按着一个白团子。

“也、也不过如此…”白团坚持...

【游戏规则同人】《昙花》

>>电影衍生\耽美向

>>有幼年操作\非西皮


>>>正文

歪歪斜斜从花都出来,全然不复之前那个狼狈邋遢的样子,破烂的衣服被不知道扔去哪个旮旯里,之前沾上的泥灰尘土自然也是被尽数清去,方少爷一副人模狗样地走上大道,穿着他的手工西装,头发都让花都里的小姐给梳得整整齐齐,带着混杂的香水味大摇大摆,半点没有之前被追杀的紧迫感。

即使是半夜花都大门依旧是人来人往,相熟的姑娘争着搂上他不让走,方杰哈哈一笑,一人脸上啵了一口,掰开她们的手,在外面守客已久的车夫也看着这公子哥儿的做派迎上来,方杰同样摆摆手拒绝,脚下一深一浅独自走上回唐家的路。...


【雌堕】《kirakira~☆》(高梨康太x槙岛玲二)

本作《彼女を寝取ったヤリチン男を雌堕ちさせるまで》

游戏结局衍生


>>>

正文点我


又结束了一个半年坑,前后有些不着调了……但是当时的确是非常想看他们HE。话说这对有cp名吗……(北冰洋瞎想什么!


【双邪/禅雪】得偿所愿

私设有。


>>>


“遥远的北域,流传着双邪的传说……”

“飞花赠名,从此神秘孤僻的剑邪,拥有了一个入世的名字,剑雪无名……”

“邓九五还未得意太久,由远及近而来狂妄的人影,除了人邪,剑邪竟也紧随其后!人邪剑邪破金银的记载,顷刻便要真相大白!……”


“黄老,黄老!说点别的呀!”丢了几个铜板,留着大胡子的听客狠灌了一碗酒,“江湖之事无趣味的很,有没有神话的话本啊!”


“神话啊……”黄老眯了眯眼睛,“要说当时在北域出现的稀奇事,便有这么一件,从魔界溜出来的地精,绝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!他们喜吸食魂元……”


>...

【骸云】《接吻的正确姿势》

 @再不睡就天亮了  生日快乐,我当骸云大本命的每一天都爱你。

10+的暧昧日常。

>


将有一定分量的花盆搬进阳台,还没来得及拍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土,恰逢库洛姆走进来,一副惊讶的表情:“骸大人……你要养花啊?”

“随便看看的。”勾起唇角闲适的样子,六道骸绕去洗手间,又听得库洛姆望着那盆紫阳花感慨:“骸大人果然是温柔的人呀。”

温柔?刚好洗完了手,六道骸看着镜子里自己鲜红的瞳仁,表情再怎么平和也显得邪气丛生,与他相去甚远的形容词,更何况,温柔也没什么好的。唇角细小的伤痛也像感应着时机闹腾起来,六道骸轻抚了下,有不可言的焦躁。

“亲爱的库洛姆,今天...

【丐花】《时运而终》

一个冲动的丐&一朵中二的花

填坑战线过长,终于写完,与初心肉篇相去……甚远。逻辑bug躺平。


小短文——青春期的X骚动

>>>


课间的时候云雀经过泽田那伙人的教室,原本靠着墙边谈笑的三人组顷刻都黑着脸低下头去,连喜欢对他大呼小叫的狱寺和总傻笑着的山本都不例外。

但是委员长按照自己的喜好将之归为敬畏,没有多余的眼神施舍给这群草食动物。待到午休结束,接待室里前来汇报总结违规惩处名单的草壁也低着头,硕大的飞机头发型遮住了整张脸,声音也犹犹豫豫畏畏缩缩,和平常吐字洪亮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云雀抬眼淡淡看了面前的人。不知是长期和云雀相处的原因,草壁虽然没有将视线放在云雀身上,这会儿立马感觉到不对劲,抬头便发现自家委员长微蹙的眉,其余五官无纠结却是这个人发怒前的宁静。这下小心做出吞咽的动作,草壁挺直...

【骸云】《未完待续》

原作结束以后的你们,又在哪个平行时空冒险呢?


>>>


“这个次元连根毛都没有。”

暂且不管这句台词有些眼熟,六道骸也不能从纷乱的思绪中迅速扒出它的出处,毕竟他现在处在一个更为难理解的状况下。


这是哪儿?我是谁?

不不不,并不是这种全然空白的无力无助,而是太多讯息充斥脑海理不过来的烦乱。六道骸叹口气,照着印象里的姿势坐下来,——如果这个空间是立体的话。


彭格列,地狱,六道轮回,指环……六道骸闭上眼,可以有很多画面一闪而过,像是昨天,也仿佛来自远古。记忆里有黑白对比强烈的静态打斗,也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彩色动画,突然陷入的沉睡,不过...

脑洞突然发散的场景(大概是TV1445的锅

动画那次发的救赎梗太戳太戳了……五感杜绝的空间,只有挤出时间与他片刻的争斗成为唯一的乐趣……感谢动画组TAT

>>>

已经察觉到了破绽,云雀压低上半身,浮萍拐混着凌厉的微尘破空而出,咫尺处敌人的气息却骤然软了下来,果不其然,堪堪收住攻势便马上得见对方的身量掉了一截,睁大眼睛的女孩子还是怯怯地望着自己,云雀不甘心地收枴入袖,好不容易发现的漏洞,却还是对方精神力不支引起的?

刚准备开口简单嘱咐,库洛姆竟然提前出声了,抱着三叉戟,声音有些自然的颤抖却带着坚定:“云雀先生……下次和骸大人见面的时候,能不能不只是打架呢……虽然、我知道骸大人也乐衷这件事!因为在水牢……不过如果是和...

©离桑 | Powered by LOFTER